再游莫高窟,让人留恋忘返

发布日期:12-12-13 22:37:01  点击次数:

莫高窟是现存规模最庞大的“世界艺术宝库”,一九八七年十二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莫高窟艺术的特点表现在建筑、塑像和壁画三者的有机结合上。窟形建制分为禅窟、殿堂窟、塔庙窟、穹隆顶窟、影窟等多种形制;彩塑分圆塑、浮塑、影塑、善业塑等;壁画类别分尊像画、经变画、故事画、佛教史迹画、建筑画、山水画、供养画、动物画、装饰画等不同内容,系统反映了十六国、北魏、西魏、北周、隋、唐、五代、宋、西夏、元等十多个朝代及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各个方面,成为人类稀有的文化宝藏。

八月三号,这是我们在敦煌的最后一天了。今天的目的地就是莫高窟,一个让人感怀诸多的地方。从市区到莫高窟大约有二十五公里的路程,我们搭乘出租,一路进发。

公路绵亘在无垠的荒漠之上,车窗外的一切一闪即逝却又仿佛亘古不变,无限延展的背景当中只有几棵零星的孤草作为焦点,空间的感受也仅凭这几个点得以实现。抬头望向远处,距离将所有的高度抹平,剩下的只是天地一线的浩渺与苍茫,是那仿若永久不变的肃穆与沉寂。放眼四望,天似穹隆,笼盖四野;只有在这时,才理解古人为何会认为天圆地方。天圆地方,不应仅仅看作是一个认知上的错误,那还更是一种对自然的直观彻察,是一种维系了人类与自然的朴素直觉。浩瀚的宇宙自然中,科学的精神诚然伟大,但也仅是参照角度之一种,是对真实接近路途之一脉。更广阔的真实,更普遍的存在,更热烈的天地之大美,惟有用心灵去感知,用直觉去对话,才有可能得到自然的启悟,体味到生命之真谛。

汽车飞驰在大漠中,在这纯粹而热烈的背景中,速度的体验沁彻心脾,心灵与身体从未如此的接近,仿佛一同舞动在天地玄荒之中,化为宇宙之间一粒飘扬的尘芥,没有流浪的孤独,有的只是生命的自由与热度。无限的空间迎面驰来,天地仿佛都在旋转,这时,一切的语言都化作寂静的回响,所有的词汇都成为淡淡的吟唱。大漠养不住生命,然而大漠却能启悟生命升华生命。大漠之于生命,虽不是家园,却自有它独特的存在价值;大漠对于人类虽不是福祉,却无不让人感到天地的悲壮与伟大,让妄自尊大的人类意识到世界上毕竟还有一种神圣在注视世界,意识到生命需要一些虔诚与神性,需要一些追求和守望。

车行的很快,过了二十多分钟,我们来到了莫高窟的门口。胡工去买票,售票口有很多人在排队,但与西北内地一般旅游景点不同的是其中有很多外国人。有这么多的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大西北看莫高窟,也算是对它世界地位与历史影响的一个侧面映证了。从售票处到入口大约有五分钟的行程,我们买了门票,继续朝前。前面不断出现一些土塔,应当是与佛教相关的东西。其中有一座土塔比较特殊,年代明显比其他要早,样式也显得较为古朴,塔身前部开凿出了碑体,上面刻了一些文字,大致一看,才发现原来这就是王道士的圆寂塔。就是这个王道士,他发现了后来震惊世界的藏经洞,敦煌学由此而生,然而也就是在这个王道士手上,数万卷的经书,大量精美的塑像和壁画,通通被西方的探险家们攫走,成为中华民族难言的伤痛,也成为一个时代永远萦绕的感伤。不禁记起高中语文课本上有过一篇余秋雨写的《道士塔》,专门从这座塔入手来写莫高窟,写民族,写历史。就像里面所提到的,当历史的巨大责任偶然的强压在一个小人物身上时,一个悲剧不免产生,然而这悲剧中又不免有些滑稽的成分;当我们试图把所有的愤恼砸向王道士,砸向这无知无识的历史丑角时,连我们自己都会感到无聊,他实在太卑微,卑微的甚至承担不了过多的埋怨与唾弃,从他那呆滞的眼神中寻不到历史的蛛丝马迹,也看不到一点历史的严肃与公正

9 7 3 1 2 3 4 8 :